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东方官方BLOG

追求卓越,挑战极限,从绝望中寻找希望,人生终将辉煌!

 
 
 

日志

 
 

边走边看那形形色色澳洲人  

2007-02-26 14:47:55|  分类: 【新东方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新东方网 作者:杨小元]

这里到处都是移民

边走边看那形形色色澳洲人 - 新东方 - 新东方官方BLOG  没去悉尼之前,就耳闻那里的亚裔人口比例很大,所以我想,那除了黑眼睛、黄皮肤的脸孔之外,我们总该见到很多带有明显澳洲口音的本地人了吧?我甚至还期待着美国西部片里牛仔式的形象出现在我眼前,然后很爽朗地说道:“Good day, mate!”(这是标志性的澳洲问候,澳洲人会把[ei]音发成[ai]音。)直到真正在悉尼待了一阵子以后,我才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如果只能用一句话形容悉尼的人口构成,那么很简单——这里到处是移民。

  我打过交道的各色人等之中,除去游客不算,仍旧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土耳其的小食店伙计,日本的寿司店老板,德国的小巴司机,意大利的临时导游,韩国的免税店店员,印度的超市收银员,中国的学校食堂“大厨”,以及来自各个国家和地区的移民学员(他们在新南威尔士大学学习英文)……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人口构成,悉尼在不知不觉中接纳和包容着各种不同的文化、信仰、口音、衣着……一般来讲,你永远不必太过脸红于自己带有乡音的英文,因为accented English(有口音的英语)随处可闻;你也大可不必担心自己的着装是否合时宜,因为奇装异服的人比比皆是(同一个季节,穿四季衣物的人都有);你更不必为自己不知道圣诞节的渊源而汗颜,因为尽管圣诞树和圣诞装饰在公众场合随处可见,但大部分的人都很随意,我甚至都没有听到过几次人们之间相互祝贺“Merry Christmas!”

  也许同样是因为这样的人口构成,绝大部分我和我的同事们接触过的人在和陌生人交往时都保持着平和、友善的态度。这一点让我觉得特别的舒服。接下来,就向大家列举一些我还留有记忆的人物。

悉尼遇上活雷锋

边走边看那形形色色澳洲人 - 新东方 - 新东方官方BLOG  我们此次赴澳学习团的目的地新南威尔士大学,英文叫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UNSW),有两个校园:Kensington和Randwick,连个校园离得虽然不远,但是走路也需要小半个小时的样子。

  有一天我们为了买东西需要从Randwick 到Kensington,然后再赶回来上课。因为从来没自己走着往返于两个校园之间过,所以我们果断地决定问一下路人该怎么走。由于赶上了圣诞假期,大部分的学生已经放假,校园里和街道上都人迹罕至。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年轻女孩的身影出现在我们眼前,她身着白色套装,手里拿着胸牌和一些其他杂物。我走上前去说明来意,她立即告知我们走路过去可能会比较远,接着向我们详细说明了路线,随后向自己停在不远处的小汽车走去。

  我们一行三人按照她描述的路线正在向Kensington前进,突然听见有人按喇叭(在悉尼很少有司机鸣笛,除非是表示对违章行为的谴责,或是其他什么特殊的原因),于是我们很自然地应声望去,只见刚才那个女孩从车里探出头来微笑着冲我们说道:“I’ll take you there.”(我送你们过去吧。)我们当时真是有一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真是遇上活雷锋啦!在车上,通过简短地交流,我们才知道她也是移民,很小的时候来的悉尼,现在在 Randwick当教工,负责签证之类的事务。她还热情地向我们推荐买纪念品比较便宜的地方,并告诉我们她的工作地点,让我们如果找不到路就去问她。我提出要给她拍张照片的时候,她有点手足无措,赶紧在开车的闲暇迅速整理了一下着装,因为我坐在副驾的位置上,距离太近,所以只能留下了这一张不完整的图像,这就是我们在悉尼遇上的活雷锋。

守信重承诺的John

边走边看那形形色色澳洲人 - 新东方 - 新东方官方BLOG  John是新南威尔士大学的老师(他的具体职位我不清楚,因为他没有给我们上过课),我和他只有两面之缘。

  第一面是在欢迎仪式上,和他闲聊了一会儿,其间,我无意中提到了我受一位美国同事之托,想要看看南十字座/星(the Southern Cross)的事,他告诉我,可以帮我打印一下相关资料,会在第二天交给我。其实,我当时也就是那么一听,没有太放在心上。

  但是,第二天一早,我们刚到教室还没完全落座,John就拿着一些资料走进教室,走到我的面前,递给了我。原来他用彩色打印机打印了两页配有图片的相关资料,除了能让我看看真正的南十字座是什么样子的以外,资料里还讲述了如何在天空中寻找这个星座。我真是感动得无语。

可爱的意大利姑娘

边走边看那形形色色澳洲人 - 新东方 - 新东方官方BLOG  Illaria,简称Illa,和我们只有一面之缘,她的工作就是带领我们在新南威尔士大学的Kensington Campus做一个类似Orientation的活动,介绍一下校内设施什么的,然后陪我们去匆匆游览一下悉尼最有名的海滩之一Bondi Beach和Watson’s Bay。

  Illa的性格就像那天的天气一样爽朗而阳光,尽管感冒了,嗓音略微沙哑,但是热情的她依然用带有明显意大利口音的英语向我们介绍着沿途设施、风景。她有问必答,有求必应,十分耐心。甚至在我们的要求下,还教了我们简单的意大利语(但是我一句也不记得了,呵呵,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呵呵……)热情的她甚至还邀请我们去意大利的时候到她家里做客。虽然不知道是否有忽悠的成分,也不知道那是哪辈子的事情了,但是起码这番心意还是暖人心的。(后记:那天晚上,她还应其中一些老师的要求,带他们去了酒吧;后来,在她看管的乒乓球场,还开了个后门,租给了我们的老师拍子,供他们打球使用。)

Max的冷幽默

边走边看那形形色色澳洲人 - 新东方 - 新东方官方BLOG  Max是我们在悉尼时接触次数最多的司机。接送我们从宾馆到UNSW的任务基本都是由他完成了。他是个看上去不苟言笑的“厉害”家伙,尤其是当他带上那幅老花眼镜的时候,本来就不小的眼睛在镜片的放大作用下显得炯炯有神,甚至有点咄咄逼人,让你觉得很是那么有点不好接近。接触过一两次后,你会发现,他还是很随和的。而且冷不丁的幽你一默,让你笑上半天。最经典的一次是我们中有个男老师那天歌性大发,坐上大巴之后就时不时地间歇性引吭高歌一两声中文歌曲。这样反复两三次之后,Max忍不住了,趁着一个红灯的机会,转过身来,一只手放在心口,冲着坐在第一排的我们十分严肃地问道:“Does he feel a pain some where?”(“他是不是哪儿疼?”)大家被逗得前仰后合。然后他很镇静地转过身去,继续开车。

玩具店店主夫妇

边走边看那形形色色澳洲人 - 新东方 - 新东方官方BLOG  是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结识了照片里这对和蔼的老人。这间玲琅满目的小玩具店已经在他们的经营下经历了将近三十年的风雨了。男主人很自豪地告诉我,是他妻子在将近三十年前开办了这间小店。看得出他们都是很热爱动物的人,他们不仅对店里的玩具动物如数家珍,而且对悉尼最有名的Taronga Zoo也极为熟悉,要不是他们的推荐和提醒,我们很可能就错过了精彩的Bird Show(百鸟汇:这是我的独家翻译,哈哈……)

  不过,他们都是很有原则的人,对于店里的玩具的价格从来都很矜持,可能是因为第一次去的时候买的少,男主人很有礼貌地坚持只会在标价的基础上打九折。第二次去买得较多,但女主人也只是在比标价便宜1元钱后,再打个九折。

边走边看那形形色色澳洲人 - 新东方 - 新东方官方BLOG  尽管如此,我们相处得很融洽。两次去都成功地与店主合影留念。与男主人合影时,他极力推荐我抱着可爱的鸸鹋(第二次去的时候,我终于把鸸鹋带回了家。也许这是他的营销策略?)。第二次去见到的是女主人,她更加热情,又是让我带上帽子,又是让我拿着土著人的乐器,而且她自己手里还抱了个袋鼠。

  我想,下次再有机会去悉尼,我一定会再光顾他们的小店。

银发志愿者

边走边看那形形色色澳洲人 - 新东方 - 新东方官方BLOG  我男朋友出差途经德国法兰克福机场时,正逢今年的世界杯,他遇到的志愿者中,以老太太为主(用他的话说,看上去得有60岁往上)。听他讲述完以后我就一直也想见识一下国外银发志愿者的风采。这次在悉尼最有名的Taronga Zoo里,还真就让我幸运地撞见了两位。

  我和他们的相识实在有些偶然。因为需要问路,所以我不得不四下张望,突然看见他们所在的小房子处好像在搞什么展览,而他们的衣着统一,还带着胸牌,看上去好像是工作人员,于是我便上前询问离我近一点的老太太。直到我走到她跟前,我才注意到他们胸牌上Volunteer(志愿者)的字样。老太太十分耐心地向我们指示着我们所在的位置,以及不同的游览路线,并一边回答着我的问题。当我彻底弄明白了来龙去脉之后,提出想要和她合影留念时,她很开心,还有点激动,赶紧下意识地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角。

边走边看那形形色色澳洲人 - 新东方 - 新东方官方BLOG  旁边的老爷爷更是可爱到拿来了动物标本让我和我的同事抱着照相。他给我们的标本十分具有代表性,我手里拿的是platypus(鸭嘴兽),我同事手里的叫echidna(???),它们是世界上仅有的卵生哺乳类动物。老爷爷除了善意地告诫我们要轻拿轻放,不要损坏标本外,还特意让我们要做出惊讶的表情,好像我们手里的动物是活的一样。这不就有了下边这张生动的照片。

  当然,除了为游客们指路,和陪他们照相外,志愿者们更重要的工作是向游客们,尤其是小朋友们介绍各种动物的特征、习性等相关自然知识。并不厌其烦地回答人们提出的各种相关问题。

幸福的喂鸟人

边走边看那形形色色澳洲人 - 新东方 - 新东方官方BLOG  她背着沉甸甸的一大袋子鸟食,独自一人信匆匆地走在Centennial Park(百年世纪公园)一望无际的草坪上。瘦小的她略微有些驼背。她十分专注地大把投放着鸟食,并享受地看着小鸟们愉悦地啄食。突然间,所有的孔雀鸽(peacock pigeon)都象受了惊吓似地飞回了大树上。我们不解地四处张望,很自然地联想到是否有猎人来袭。可是她却很镇定地说:“Someone’s calling them. They will be back soon.”果不其然,才两三分钟的光景,所有的鸽子又都飞了回来,继续若无其事地啄食着地上剩下的鸟食,而她则再次大把地投撒起来,一边投一边向前方的草坪走去。从和她简单的攀谈中得知她来喂鸟完全是个人行为,而且是经常来。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身影,我不禁在想,难道人和自然就是这样融合在一起的?

  其实在写这段文字之初,我原本想把小标题取名为“孤独的喂鸟人”,但是“孤独”所蕴含的悲凉与她身上散发出的爱和生命的活力是不能被联系在一起的。再想想之前在池塘边看见的祖孙三人喂水鸟的情形,我想,恐怕她真的从内到外都不应该是“孤独”的。所以便在小标题里换上了“幸福”两字。你感受到了吗?

瞧这一家子

边走边看那形形色色澳洲人 - 新东方 - 新东方官方BLOG  你能猜出图片里的一家人是从哪里来的吗?呵呵,恐怕很难……其实,他们是一个从美国到悉尼旅游的标准美国式家庭——一对夫妇,一儿一女(至于有没有房子和车子,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注意到这家人还是因为有同事觉得这家的姑娘十分美丽,所以争相与之拍照,后来,有人把这家的小儿子也拉过来一起拍,当然,最成功的就属我了,因为我最后是把他们全家拉过来拍了一张,哈哈……

  他们都是很随和的人,有人因为自家的儿女漂亮而拉着一起拍照,他们不仅没有恼怒,反而引以为豪。当闲聊时我问及这家爸爸是哪里人时,他回答说原籍意大利,然后立刻指着女儿,不无炫耀地补充道:“Now, you see where she got it (这里指的是他女儿的漂亮容貌).”

后记

  在悉尼的短短两周时间里,我们遇到了很多和善可亲的澳洲人及游客。上述列举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他们用自己的言行温暖了我们的旅程,使我们对悉尼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当然,哪里都有粗俗和不友善的人,我们在悉尼也是遇见过的。但凡事都要看主流,有这么多可爱可亲的国际友人为悉尼“增光添彩”,那些个不谐音又算得了什么呢?

  [杨小元:北京新东方听力口语部优秀英语主讲教师]

  评论这张
 
阅读(3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