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东方官方BLOG

追求卓越,挑战极限,从绝望中寻找希望,人生终将辉煌!

 
 
 

日志

 
 

译盖茨的哈佛演讲词有感  

2007-09-12 18:04:57|  分类: 【新东方课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新东方 作者:唐静]

  9月1日。

  昨天接到新东方石编辑的约稿电话的时候,烈日高照,我正在报国寺的旧书摊与杂货店老板鏖战,因为一本1925年的英语词典,他要四十,我只给三十。老石说,要我翻译一篇比尔盖茨的哈佛演讲稿,并且说,在网络上已经有现成的译文,只要我看看就行。

  对于盖茨,我知道是谁,但是不认识,没见过。读过他的演讲稿并不多,仅停留在“知道”的程度;再加上忙碌的暑假课程昨天刚结束,今天又来了事情;那边厢高等教育出版社的编辑约了半个月的关于翻译教程的论文都没有开头,这边厢又来要翻译一篇有“译文”的翻译作业。我其实是害怕翻译这种已经有“译文”的东东,这么多年来的翻译实践和教学经验告诉我,做翻译难,改翻译更难,要超越一个不错的译文,则难上加难。首先,别人已经有一个译文在那里,你的翻译转换思维,可能就会被他牵着走,找不到词,瞎琢磨。其次,仔细想来,要深入地去研究一个举世瞩目的“巨头”,就金钱、就事业、就人格,无论是什么他都是“巨头”,理解他的思想,翻译他的文章,整出一个能够见人的译文来,俺心虚。

  但是,N年前,因为找翻译资料,俺欠下了老石和另一个编辑赵露的人情,答应请他和赵露去吃饭,他们也没有时间。既然派活来了,似乎是我还比较喜欢做的活。我认了。

  词典的价也不讲了,再匆忙寻觅了点鲁迅的德文版的《中国小说史略》,回家。

  从昨天晚上八点左右,坐到电脑前,到今天的凌晨三点,我没有起来过;继而今天早上起床后,我没有洗脸,继续坐到电脑前,到现在下午一点,没有困倦意,没有饥饿感,只有思绪。

  初读盖茨的演讲,觉得这哥们儿真能搞,这不就是一典型的“新东方精神”嘛,和咱老俞差不多。都喜欢开涮,都喜欢自嘲;喜欢搞笑,狂能“忽悠”。

  你看,演讲开场的时候,就跟老俞喜欢拿王强和小平开涮一样,盖茨先拿校长开涮:President Bok, former President Rudenstine, incoming President Faust。注意称呼啊,“校长博克先生,前任校长鲁登斯坦,和接任的福斯特”。哪有这样的啊,我退休了你不要点名,行不?干吗非要当着那么多人,一定要说我是“在任,前任,还是接任”。这还不算,要开始说话,得四处打圆场,盖茨深谙此道,再说“校董事会的各位董事,校务监督委员会的各位委员,各位老师,各位家长”。而更拿手的是,他还得要更多的人喝彩,所以,强调一下“and especially, the graduates(尤其是,诸位毕业生)”。

  开涮结束,再自嘲一番,且听:

  I’ve been waiting more than 30 years to say this: "Dad, I always told you I’d come back and get my degree."(我一直等了三十多年,现在终于可以说了:“爸,我老跟你说,我会回来拿到我的学位的!”)I want to thank Harvard for this timely honor. I’ll be changing my job next year … and it will be nice to finally have a college degree on my resume.(感谢哈佛及时地给我这个荣誉。明年,我就要换工作(译者注:从微软公司退休)……我终于可以在简历上写我有一个大学学历,这真是不错啊。)

  啥意思,“回来拿学位”,“换工作”,典型的修饰手法——抑制陈述。这招手法和老俞差不多,先说自己考了N年北大,再说自己是“插秧能手”,再说自己是“怕老婆”,还说自己是“失败者,被北大开除”。盖茨的做法如出一辙:

  我为在座的各位毕业生而鼓掌,你们拿到学位可比我轻松多了。而我,之所以高兴,是因为哈佛的校报称我是“哈佛大学历史上最成功的辍学生”。我想这大概使我有资格代表我这一类特殊的学生在此致辞——在所有的失败者中,我做得最好。同时,我也想让大家也知道,我就是那个让史蒂夫

  9月2日

  夜色茫茫,到此刻停笔,算足我的所有翻译时间,应该是花了八个小时左右。但是,这两天,除了翻译这篇演讲稿,我什么也没有做。网络上另一位朋友阮一峰,就是老石最早给我提供英语译文的译者,说他翻译花了两个晚上,估计时间也差不多吧。我一一参考过他的译文,也一一比对了英语原文。他的译笔,偶有瑕疵,但是相当准确。不敢妄加评论,说说我自己的翻译吧。

  没错,盖茨这篇演讲辞可谓令人叫绝。从最初的调侃自嘲为演讲铺下轻松的基调;到中间冷静的提出问题,从而话锋一转,摆出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然后,再客观的分析问题,告之于人们解决问题的方法;最后号召哈佛的诸位毕业生去迎接挑战,解决问题。一路读来,文章层次分明,有主有次;有血有肉,有空泛的论述,有短小的故事;;遣词精确,有调侃的口语,有论述的长句,有精练的短句,有大段的排比,还有简单但是发人深省的设问。所以,掌握其原文风格,译出原作的风姿并不容易。

  我的基本翻译策略依然是:准确忠实,适当归化。

  说准确忠实,这是任何翻译的前提。不可胡编滥造,不可任意增减少。

  比如,在一开始翻译称呼的时候,我就犯难了。原文是:

  President Bok, former President Rudenstine, incoming President Faust, members of the Harvard Corporation and the Board of Overseers, members of the faculty, parents, and especially, the graduates:

  初次下手,我翻译成这个样子:

  译文一:校长博克,前校长鲁登斯坦,即将上任的校长福斯特。

  但是,稍微一读,感觉不对。因为咱们中国人在演讲的时候,似乎不会吧人分成这个样子来叫。因为无论是在任的、退休的、接任的,我们都会尊敬的称呼其为“校长”。(或者中国人的做法,一般是退休的,就不请了。)于是乎,我又改成这个样子:

  译文二:博克校长,鲁登斯坦校长,福斯特校长。

  这样一来,倒是勉强符合汉语的习惯称谓了。但是,原文的那几个former和incoming怎么办?不准确啊。想来想去,为了准确,同时让演讲稿具有可读性,我有试图翻译成:

  译文三:校长博克先生,前校长鲁登斯坦先生,即将上任的校长福斯特女士。

  这样,读起来似乎稍微好点。只是把他们的性别增加上去了。但是,这种增加其性别称谓的做法,明显有悖于原文;不但如此,据说那位福斯特女士尤其不喜欢人家叫她“女校长”,而是喜欢叫她为“校长”。

  不得已,其实仔细想想原文,或许当初盖茨先生就是为了调侃故意而为之,要把他们三个分个清楚。既如此,那就让译文不通顺,所以,我干脆照搬原文,对译如下,这样似乎更“搞笑”:

  译文四:校长博克,前任校长鲁登斯坦,接任校长福斯特。

  称谓的最后,是演讲人面对的更多的大众,所以,演讲人强调了一下:and especially, the graduates:

  我开始也直译成:尤其是,各位毕业同学。

  但是,读来读去,总觉得差那么一点味道,需要把当时调侃的轻松心情和对听众的尊重合理传达。于是念念有词的想了半天“尤其是,特别是,尤其是,特别是,各位毕业同学,各位毕业生,诸位毕业同学,诸位毕业生”。最后,还是选择了:特别是,诸位毕业生。

  又如:

  It took me decades to find out.

  其实,要理解这个句子非常简单,要翻译也非常简单。

  我开始翻译为:

  译文一:我花了几十年,才弄清楚了。

  译文二:花了我几十年,我才我发现了问题。

  译文三:几十年后,我才知道。

  译文四:几十年了,我才明白。

  四个译文,当初似乎还想到了更多,但是我选择了最后一个。为什么?

  因为前面是在一阵调侃之后,开始要陈述自己在哈佛的一大遗憾。且稍微看看上文:

  但是,仔细地回想过往,我确实有一大遗憾。

  我离开哈佛的时候,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个世界是多么的不平等——人类在健康、财富和机遇上的鸿沟大得惊人,这一切使无数人陷入了绝望。

  就是在哈佛,我吸收到了很多关于政治和经济的新思想。我也接触到了很多科学上的新进展。

  但是,人类最大的进步并不在于这些伟大的发现本身,而是在于我们如何应用这些发现去消除社会的不平等现象。无论是建立民主的政治制度,还是健全公共的教育体制,无论是提供良好的医疗保健,还是创造广泛的经济机会——消除社会不公始终是人类最大的成就。

  我离开校园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在这个国家里,有数百万的年轻人无法获得教育的机会;根本不知道在一些发展中国家,有数百万的人民生活在无以言表的赤贫和疾病之中

  经过了大段的句子,经过了几个排比,提出了一系列问题之后。演讲人一声哀叹:It took me decades to find out.

  显然,“几十年了,我才明白。”似乎更能准确的表达作者的心境。

  说“适当归化”,因为毕竟是演讲词,原文作者用词极其洗练,相当精确,除了开始的调侃和自嘲和后面讲故事的时候,多用口语文体之外;后面有大量的排比和设问,辞藻略显华丽。所以,我翻译的时候,在准确忠实的前提下,尽量归化成为一篇合格的汉语演讲词。

  如:

  They say: "Inequity has been with us since the beginning, and will be with us till the end – because people just … don’t … care." I completely disagree.

  I believe we have more caring than we know what to do with.

  我这样翻译了:

  他们说:“不平等现象是我们生而有之、老也将存的问题——因为人们对这个问题漠不关心。”对此,我不以为然。

  我认为,不是我们漠不关心,而是我们束手无策。

  其实,用“生而有之、老也将存”以及“漠不关心、束手无策”来处理。我犹豫了一下,但是,我还是选择了这样处理。因为,这样并不违背原文的意思,倒能让演讲词读起来上口。

  又如:

  and at the close of the letter she said: "From those to whom much is given, much is expected."

  这是盖茨的母亲在他们结婚前几天写给他妻子的一封信,主要是要告诉他们要多为别人着想,多为别人做事情,要敢于承担责任。那时候,盖茨已经考上哈佛,他的母亲在身患癌症后传达给她子孙的信息。

  我开始翻译为:

  译文一:得到得多,期望就多。

  这个译文很容易引起歧义。“得到得多,期望就多”,似乎感觉,我得到的还不够,我还要更多。所以,稍微修改了一下:

  译文二:被给予的越多,期望就越大。

  这样似乎更不妥帖。仔细分析了原文,其实,英语句子的原文是在说,一个恩既然已经被给予了很多,就应该被别人期望做出更多的事情来,他的责任就更多。(如果硬译的话,便是这样的意思了。)仔细比对上下文,我发现,这层意思是准确的,是完全忠实于原文的。于是,我就大胆的翻译为:

  译文三:天赋于斯,大任在肩。

  但是,后来再翻译下文的时候,发现原文作者进一步阐述了这个问题,并且重复引用到了其中的两个关键词given和expected。所以,为了下文行文的方便,我又翻译为:

  译文四:天赋于斯,大任在肩,得到越多,期望更大。

  这个“期望”就不会引起歧义,因为上文有“大任在肩”限定,这个“期望”就用了汉语的“主动结构陈述被动”的方式翻译出来了。似乎还比较满意。

  尽管如此,依然惶恐。无论怎样,我是翻译出来,好与不好,读者评价,同时,就教于各位同行。但是,我能说,我是把原文的每一个单词都考虑过,并且,大多数,都不只考虑过一次。

  这就是翻译。

  比尔盖茨哈佛演讲全文[上]  比尔盖茨哈佛演讲全文[下]

  [唐静:北京新东方优秀考研翻译主讲教师]

相关阅读:

  英语词汇学习的最高境界
  荀子教你学英语
  一个优秀新东方教师的必备素质
  送给我亲爱的学生们……
  十二星座雅思口语考试策略
  新媒介时代听说攻略
  新四级通过后必做的四件事
  高考冲刺阶段的心态调整
  英语口语学习的最有效原则
  研究生复试必备的七大武器和五大问题
  初中听力学习方法
  高考英语的复习策略

相关链接:

  新东方课堂新东方播客俞敏洪文档王 强文选徐小平专栏
  众名师印象游学新东方东方大事记聚焦新东方新东方文化

  评论这张
 
阅读(84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