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东方官方BLOG

追求卓越,挑战极限,从绝望中寻找希望,人生终将辉煌!

 
 
 

日志

 
 

17年,守望新东方  

2009-01-23 16:43:27|  分类: 【新东方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新东方 作者:周次敏]  


        “大概在1998年的时候,碰到俞老师。我说,俞老师,我还欠你的钱啊。他说,你在新东方好好干,钱我不要了。”

        他是看着新东方长大的,自1993年11月16日以来,他从没有离开过新东方的视野。寒来暑往,冬去春来,在15年的时光轨道上,从刷浆糊贴广告到护卫校区添补后勤,从中关村二小到保福寺到展春园,他是一个不曾缺席的见证者,也是始终如一的参与者。他就是北京新东方学校安全员曹余荣。

        他与俞老师的历史甚至比新东方还长,早在1991年冬天,曹余荣在安徽芜湖同乡的引荐下,就跟随俞老师贴广告。就这样,在俞老师的亲自带领下,曹余荣他们跟着拎了浆糊桶,从电线杆到灰白墙壁,一张一张地刷出了新东方在校园里的初始名声。

        时间是一个显性的刻度,或许还可以测量感情的深度。当年,曹余荣和俞老师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正值18岁青春年华,如今曹余荣已经成为了一个12岁小女孩的父亲。也就是说,一个人将自己一半的人生已经托付给了新东方。

        “还没到一个月,大概二十多天吧,俞老师就给我300块钱了”

        家庭条件不好没读什么书的曹余荣,最早在北京做的是装修小工。一年之后,他不安分地改行卖起菜来了。“以前在朝阳区卖菜,在劲松的马路边上摆菜摊,后来就在集贸市场里叫卖。一般是从批发市场里进菜,有时候直接到人家地里批发,十八里店附近有大片的菜地。”当时,卖菜不是很景气,再加上经验不足,曹余荣看不到前景显得忧心忡忡。

        有一天,老乡问他要不要去贴广告,曹余荣没有多少犹豫就答应了。当时是在1991年底,俞老师正缺少人手,也亲自上阵贴广告。曹余荣刚好就被专业贴广告多年的老乡推荐了,并马上和俞老师见了面。

        “只是一间小屋子,除俞老师外,就几个帮手。学费也不贵,报班一般是两百多块。”曹余荣回忆说,这也是他对在东方大学招牌下办班情况的最初印象。后来,俞老师谈到了工资,说,从老家那边过来,挺辛苦的,每月300块钱吧。“那个时候,300块钱很值钱的。”曹余荣一再强调。他选择了留下来,从那以后,他骑着单车,带着浆糊桶,在校园里在大街上刷广告。

        他马上就被俞老师感动了,而且暖人心窝的事一件接着一件。“还没有到一个月,大概二十多天吧,俞老师就给我300块钱了。那时候,觉得挺不错的。过了几天,下雪了,俞老师看我没有鞋穿,送了一双旧靴子,我穿了两三年,看上去还挺好的。后来,还给了一件棉大衣,厚厚的,穿着暖和。那时候实在是穷,没钱买衣服,也没有保暖鞋,冻得几乎受不了。”对于经常奔忙在户外的曹余荣来说,这些就是雪中送炭,不仅是1991的冬天,以后的冬天,都不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你需要多少钱?那我出一万块钱吧”

        男大当婚,1996年曹余荣已经到成家的年龄,正当他为结婚的事情一筹莫展时,“俞老师和我说,你要是没钱就和我说一声啊。我当时就说,我确实没钱了,24岁要结婚了,我们家也没多少钱。”曹余荣直接开口说出自己的燃眉之急的时候,并没有抱丝毫的希望,但是俞老师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意外的惊喜。他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俞老师紧接着说的那一句让他愁眉舒展的话:“你需要多少钱?那我出一万块钱吧。”

        “报名的桌子抽屉里的钱全部掏出来了,零零散散的一大堆,点了点,正好是一万块。像我这样在外打工的,每月连花带用,几年下来也积攒不到一万块钱。”这一万块钱,沉甸甸的,曹余荣的心里瞬间盛满了感动。“俞老师说,钱你先花着吧,至于还以后再说。我说,还肯定是要还的,到时候就从我工资上扣吧。”曹余荣自己又从外面借了不少外债,再加上俞老师的一万块钱,他终于欢欢喜喜地跑回家,顺利地办了结婚酒席。

        他一直在心里惦记着欠俞老师的钱,但也不见工资扣减,颇为纳闷。“大概在1998年的时候,碰到俞老师。我说,俞老师,我还欠你的钱啊。他说,你在新东方好好干,钱我不要了。”一晃10年过去了,也没再提一万块钱的事,可是对俞老师的感激之情却被曹余荣珍藏在心底。

        在他看来,甚至是车票,也传递着温暖。“不像现在的公司会经常主动报销员工的回家车票,当时许多公司是不给报销车费的。而我每次过年回家,新东方都给报销来回的车费。”虽然回家的车票只有40多块钱,但单薄的车票背后所隐藏的关爱是无价的。

        “那些广告,我都记得,我做梦都贴广告呢”

        贴广告是曹余荣最为熟悉的倾注了他真挚情感的世界,他的骄傲和自豪感直接来自广告所吸引来的听讲座学生的数量。“每天早上提着桶去办公室报到,有人证明你来了就行了,打声招呼。最早的时候,我和另一个同事分片区负责贴广告。一般是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必须将广告贴出去。如果回来看到广告被撕掉或者盖住了,就再贴上,我的任务是必须让同学看到新东方的广告。”

        直到2002年下半年,校长不主张贴广告,曹余荣才被迫转变角色,成了现在的安全员。刚开始,他很不适应新岗位,甚至有些迷茫。“我也找过俞老师,想去别的部门,不想做安全员。做物流,或者保安都行。俞老师也给部门负责人打了电话。”后来,他尝试着说服自己,先干着再说吧,在哪里干都是一样的。

        说是安全员,其实连曹余荣自己都无法准确划定他现在的工作职责范围。“看护车子,不丢失。教室灯管坏了,物业不在,可以帮下忙。学生下课,护着他们小心下楼。”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他还热心地接待了询问报班的家长。“有时候你可以帮帮忙的,虽然这件事其实不是你的事。比如,教室里的资料不是搁在这儿,要往楼上搬,你不搬,班主任迟早要搬。”曹余荣肯定会去搬那些资料,他自有他的道理,他的道理来源于俞老师。“这么点活也不会把你累死,可以锻炼你,不管你将来在不在新东方都是有好处的。就像俞老师经常说的,不是给别人,是为自己做事情。你如果把新东方弄倒闭了,大家也都没饭吃,是不是?”

        他也曾想过改变自己,外面的世界总是充满着诱惑。“有人建议我,考个驾照,开开车什么的。做个小生意吧,可能更好一些。妹妹在做蛋糕店,我可以考虑开一家分店。”可曹余荣又说,对新东方的感情早已种下了,一走,心里会很空落,而且年龄越大,越不想走。

        其实,他心里念念不忘的还是贴广告。“有人问我,这么多年没贴了,还记得那些广告吗?我说,都记得,做梦都贴广告呢。我不出去,也能背出那些经常贴广告的公司名称。北大的三角地,西边食堂布告栏上,每次学校去搞活动,即使不贴广告了,我也都会去看看。”

        “这十几年,不管怎么样,俞老师会记着我这个员工”

        在被追问这么多年一直在新东方工作的原因时,曹余荣并没有给出确切的答案,而是不经意地提到说:“寒暑假的时候,大家都客客气气地,吃吃饭、聊聊家常什么的,会关心我。这十几年,不管怎么样,俞老师也会记着我这个员工。”毫无疑问,这是一种发乎内心深处的认同感和被尊重感,虽然它们似乎缺乏重量,却可以持久地打动一个人的心。

        正如曹余荣所说的那样,在新东方15周年庆典晚会上,他再一次被记起,被晚会节目组特别邀请参加。作为老员工的代表,他在现场接受了节目主持人的简短访问,同时表达了对俞老师深深的谢意。

        在这个2008年初冬的夜晚里,他朴素的感激和感恩,通过麦克风在晚会礼堂上空荡漾开来,引燃了现场观众的热烈情绪。在炽热的喜庆氛围里,任何一个心怀赤诚的新东方人,都能被惦记着,都能像曹余荣一样触摸到春天的温暖。

(本文选自《新东方精神》总第十期)

相关阅读:

    你的细节决定着职场的成败

 人的差别在于业余时间

    新东方,过年那些事儿(组图)

    09年购物时间表:危机之下规划衣食住行

    2008年度网络超级牛人之不完全版

    长达30天的“正宗”德国圣诞节(组图)

    公务员值得我们全力以赴去争取吗?

    美国的教育

    经济危机中的大学生就业思考

    美国华人印象

    感受印度:真正的“幸福”

    有才华的人为什么仍然贫穷?

    做人做事的标准:打动人心

    低调地献爱心

    美联航空令人印象深刻的黑白空嫂

    火车上巧遇传奇破烂王

相关链接:

  新东方课堂新东方播客俞敏洪文档王 强文选徐小平专栏

  众名师印象游学新东方东方大事记聚焦新东方新东方文化

  评论这张
 
阅读(3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