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东方官方BLOG

追求卓越,挑战极限,从绝望中寻找希望,人生终将辉煌!

 
 
 

日志

 
 

王强:我的留学与我的梦想  

2009-07-15 14:40:47|  分类: 【王 强文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新东方 作者:王强]

2009年6月21日,首届新东方留学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本届论坛由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研究院主办,由新东方前途出国咨询有限公司和北京新东方学校承办。以下为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王强发表演讲的文字实录:

王强:我的留学与我的梦想 - 新东方 - 新东方官方BLOG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王强发表演讲(摄影/新东方周次敏)

大家好,刚才主持人说我没穿西装,我是今天特意没穿西装,因为这是留学带给我最重要的一个收获,就是要展现个性。你要不出国,会认为什么场合都要穿得西装革履,但是我到了美国,最令我难以忘怀的一次记忆就是关于西装领带,那是我获得纽约州立大学计算机硕士学位之后,侥幸也荣幸地走进了贝尔研究所。

第一天我西装革履,皮鞋擦了好几遍,我觉得我到了贝尔一定要展示能够匹配贝尔的着装,但是中午我的顶头上司没穿西装只打着领带,他请我吃第一次工作午餐。讲的第一件事就是,王强,从明天起你上班请不要再穿西装。如果可能,也不要打领带。为什么呢?因为贝尔有一个非常严格的穿着规定,只有在第一线面对投资者、面对重要客户的人才要着装,才要打领带。作为我这个级别,只跟同事交流,但是作为你的上级只能打领带,作为你聆听汇报,连领带都不要打,当然要穿衣服。

这是我第一次在美国体验文化振荡,一个公司文化研究到这么透彻,为什么?不是歧视,而是像从事高科技技术领域的人,为了充分发挥大脑的聪明才智,让那些人怎么舒适怎么样来。你西装革履往那儿一坐,打字速度肯定受影响,越笔挺越慢,当然你不穿可能也受影响,总的来讲有这种心理和文化的考量。我今天故意这么穿,想展现一下留学给我带来的第一次震撼。

今天会议组织者给我的题目是“我的留学我的梦想”,当然我非常同意。因为大到一个民族、小到一个个体,生命机体保持永远鲜活、永远长命的秘诀在哪儿呢?就是dream。想当年马丁路德金的一句话“我有一个梦想”,不仅推动了美国整个民权运动,甚至推动了整个人类文明的进程。

设想如果在他那个年代,他没有敢于向歧视、压抑甚至枪弹敢喊出“我有一个梦”,怎么能够想象奥巴马能登上现在世界上最强的国家的一个最高的位置?不大可能。一个民族缺乏了梦想是不可能的,一个个体要保持鲜活、旺盛甚至长寿,大家现在公认的就是你要有梦想,因为只有梦想才能推着你每一天在往前走,哪怕是一点点的东西。

留学就相当于我们当年学数学,学到正数的时候,我们只知道世界是由一个坐标的领域完成的。当我们引进了坐标系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至少头一个1、2放在不同的领域达到的价值是不一样的。

其实留学正是完成着我们生命从只知道正数,而向其它正数和负数,甚至领略负数还有其它领域尝试的一个最有效的方法。所以,这个梦想不一定作为留学,不一定就冲着发达国家去,不一定就冲着哈佛、耶鲁去,这只是梦想之一。因为在我看来,留学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狭义来说你是寻求一个学位,你是学习知识,这当然不错,但是人生广义来说是改变你灵魂的承受力,是给你看世界带来不同眼光和纬度最重要的历练,当你看世界的眼光换了无数次色彩,当别人看到绝望和失败的时候,恰恰可能这个经历就变成你成功中最重要的因素。这时哪怕你不知道这个行业有这样的东西,这样的眼光足以让你推开成功的大门。

北大读书时,李彦宏就住在我们那个楼,我们那个楼出现了两个hong,俞敏洪和李彦宏,他们两个人当年都是愤青,当时无法预测他们能成功,俞敏洪长得仅次于马云,属于外星来的人,哪有青年领袖的魅力,他有领,有袖,哪有魅力。李彦宏是学古典文献编录专业,天天拿凉水在水房里浇,压抑呀、郁闷呀,古典文献和互联网是天差地别,一个是往2000年前走,一个是往2000年后走,李彦宏创建了百度,俞敏洪也是追求一个简单的出国之梦,非常狭隘,最初无非是为改变自己的生活,但是屡次失败。

但是他在这个行业逐渐积累了经历和经验,最后一谈失败成功的感触,没有人能谈得过他,有谁有他这么多经验,他就成功了。所以,梦想需要从做梦开始,但是梦想的实质大家不要紧盯着它,有很多同学说王老师哈佛录取不了我们怎么办,我就说你去非洲,说去哪儿干什么?这就是留学给你承载的东西,设想全部留学生30万都是从哈佛回来,80%都会失业,但是只有你从南非回来,只有你跟长颈鹿交流过,你是第一个会找到工作的人。

同时留学最重要的价值是给我们生命带来独特性,让我们的创造力敢于在别人认为山穷水尽的时候通过自己建立的丰富经历和强大的心理承受力,敢于尝试一次。很多留学生问我,英文中最重要的词是什么?我说就是try,敢于try。动脚也动手,敢于尝试是你将来实现成功机会的惟一的办法,我个人的经历非常简单,我当年到了美国是属于第二批现代留学生,我不谈第一批承载着民族梦想的那一批,我们没法比,我这一辈子、下辈子也没法比,我只谈80后以后,我称之为现代留学生,我认为经历几个阶段,第一阶段就是留学无意识,你出去我也出去,去哪儿我不管,只要离开中国就算了,集体无意识。

学什么更没考虑,将来干什么,更没考虑,集体无意识。

我和徐小平这一代,我认为处于第二阶段,留学产生自我意识阶段。我们希望了解文化,比如说我到了美国,我给自己打下的目标是至少在美国待十年再回北大教书。为什么?我搞美国文化,我从来没接触过美国,一个美国人都没见过,去了还和中国人交流,我怎么有资格回来谈美国呢?我想在那儿待十年,必须待下来,签证,一个最基本的技术指标要有工作,工作在哪儿呢?我得有技能,技能在哪儿?美国需要什么?不需要我搞中国文化,也不需要搞英语,美国人全会,连要饭的都比我说的都更加地道,有很多俚语我听不懂,我还反问,他一看连要两块钱都这么麻烦,就不要了,所以无知有时也有力量,生活充满着辩证。

我是当年数学学不下来才改学文科,因为当年中国的传统意识,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其次是二等公民,既然数理化没有脑子,就背背吧,就学文科。但是我这个文科到了美国没办法靠我在北大十年的积淀继续舒适过我的学者生涯,因为我找不着工作,最后研究别无选择,必须训练一个技能,什么技能?我一想90年,那时美国IT正好蓬勃发展,我就别无选择必须拿下计算机,但是计算机谈何容易?

计算机需要知道两个东西,一个是数学,一个是计算机。我的数学是零,我80年考到北大之前,我所在的内蒙古包头的教育水平现在也难以想象。我还是文科,当时高中毕业考到北大的时候,基本达到算数的水平。计算机根本没摸过,80年代难以想象,现在你们人手一机,甚至人手好几机,还有互联网,当时学校有一台主机就不得了,安放在学校最隐秘的地方,校长都摸不着,小偷更找不着。我连计算机都没见过,这么一个背景,我要学,这是生活给我的第一个挑战,如果这个挑战我过不去,甭留学了,晚上就回来了,根本留不下去。最后我吭哧吭哧侥幸地走进纽约州立大学。

当然由于时间关系,我不跟大家分享怎么走过去,当然光明正大,通过自信,通过英文的底子说服了美国人,美国人心灵比较单纯,他愿意相信你的潜力,愿意给你一次尝试,也愿意try,美国人动脚、动手能力比较强。

第一天,我拿到通知书的时候我心花怒放,我想天呐我的梦想要实现了,人生如此容易,经过45分钟的游说我就获得了硕士研究生的录取通知书,这在中国不可想象。但是第一天上课我尝到什么是人间地狱,第一门课微积分,一想到微积分我想到三个汉字“危机加上人格要分裂”,而且讲这门课的老师是印度老师,英语比微积分更加玄妙,我一笔都没办法记下来,讲的什么极限极限,我想天呐有限我都搞不清楚,什么是极限。但是我想人生的梦想必须先获得一个技能,我才能走进社会,必须养家,才能承受我肉体的生命,才能有梦想腾飞的那一刹那。我补了半年的本科,最后咬着牙杀出一条血路,两年半时间攻读了计算机硕士学位,最后老天不负我,我最后走进了贝尔研究所。

实际上这个背景告诉我,留学广义来说是扩大你灵魂承受力最大的试金石。有一个现象不知道大家同不同意,从我们班级来讲,当年北京地区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到了我们班比例非常高,我们都是几十万人中间有一个考进来的,北京至少有7、8个名额,我们班一共50个人,超过10%。但是从后来人生事业奋斗做出的成绩来讲,我认为凡是没有走出北京的人,他动力不大,因此他成功的概率不大。像俞敏洪,他连当年进北京的资格恐怕都是开拖拉机来的,他既然进来,拖拉机也坏了,他出不去,怎么办?他必须痛下决心。我是从内蒙古来的,我知道内蒙古的生存状况,我知道我必须改变命运,我留在北京就算是天掉下来一个大馅饼,因为我必须超出比别人更多的力量来奋斗,我才能获得留京的资格。后来发现凡是来自那些生活条件比较差的环境,好不容易进到这个环境的,而且他不愿意舍弃这个环境的人,最后才能做出很大的成绩的人,这个概率是非常大的。

所以,留学跟上学在我看来是一致的东西,假如我要有孩子,在北京长大,我一定要让他到其它大学去。为什么?他否则不会珍惜他现在获得的东西。而留学,你在一个温室里,你爸你妈什么都给你打理好,突然把你推到大洋彼岸,幸运的是你首先能够活下来,那时你妈再有钱再有势力已经达不到,英特网再发达只能给你一个指令,管不了其它东西。

在美国是能够历练你的灵魂,美国文化有一个特点表面上看是非人情化,这是我出国最大的感受。我们常常沾沾自喜于中国文化的人情味,我认为现在整治腐败首先要从中国文化的人情来整治,中国人情在我看来是最大的腐败,中国人情只给认识、熟悉的人、有关系的人用。我们的人情对那些陌生、弱势、边缘化的东西我们是不太充满同情。

但是美国文化恰恰相反,一开始你觉得它冷酷无情,什么东西都要按章照法来办,但是关键的时候能够体现人情,看拯救那些动物、拯救弱势群体、拯救残疾的都是根本不认识的非亲非故。到了国外,首先你把人情一丢掉背水一战,你的自信才能真正建立起来,如果没有这个环境,你没有必要自立起来,因为你只要认识他一切都解决了,只要想办法解决它,你人生的问题也解决了,但是到了陌生的地方,留学能够给你带来第一个大冲击,没有人认识,即使认识也是照章办理,你是美国副总统,写一个美国签证官照样去签,这是我的工作为什么干涉我。你宁可把时间花在历练你自己的技能也不要找关系,最大的副产品就诞生了。你的技能、自信和你做事所有的东西就诞生了。所以,如果你真正能够在那样一个无人情味的环境中生存下来,那你最后就变得不仅正直,而且有眼光,而且有坚定做事的能力。

我举一个例子,什么叫正直、无人情和人情是怎么来的。我当时到美国,一个美国朋友非常好,简直就跟中国人的哥们是一样的,但是我临回国的时候,我看中了一套圣经的完整的录音,当时还是录音带、小卡带,50多盘,大概20、30美金,对我来讲是很大一笔钱。我跟他说,你既然有这一套,我回去要到北大教书,我要让同学们听听美国人录的圣经的声音,我买50盘空白磁带,你回去给我转录一下。

没想到话音刚落,他要跟我崩的,他说这是非法的,你怎么能想到这样的事情,我当时因为从来没有这个意识,我想我能够买空白磁带不让你掏钱就已经对你不错了,我本来是应该要求你送我的,我就非常郁闷,我说美国人真是没有人情。但后来意识到美国法律比较健全,盗版是非常严肃的,我忘了这个事。一个月以后他送我到机场,在机场有一个包裹包得非常严,他说临别了,我送你一个礼物,这个礼物你只有回国下了飞机以后再打开,我不告诉你是什么东西,我也没想到什么东西,挺沉甸甸的一个大包,那时海关也检查不严,我也没看是什么东西,我就回来了。到了北大的楼里我一打开眼睛潮湿了,就是我欣赏的那一套崭新的一套圣经的录音带,是他花自己的钱给我买的。

从这以后我就讲,我们整个民族在民族自立的时候,你的软文化才会诞生。前一段有本书叫《中国说不》,你当然可以对任何人说不,但是中国最强大的地方不是在说不,而是说yes。有了这一天,中华民族才能够挺立于真正的世界民族之林,那时你的价值、你的道德观念、你的创意,你能够引领整个民族包括美国人在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真正才能感觉到一个真正从里到外通透健康向上的中华民族站立在民族之巅,这一点恰恰是19世纪开始中国第一代中国留学生承载的民族复兴最伟大的梦想,也正是为了这个梦想,我们今天才能考虑留学、谈论留学,才能逼迫自己没有留学也至少做一次留学的梦想。  

我要跟大家分享的是这一点。另外一点,对90年代留学生的一点寄语,留学时代经历过集体无意识、有意识,下一段我觉得真正留学价值的提高在于真正个性化的时代。这一点靠父母和同学共同完成,因为我们留学年龄段越来越小,你让他无意识,他还进入不了,他连无意识都进入不了。我们父母拿着钱要把他出去,但是这一点父母首先要想开,互联网带来整个人类生存本质的改变就是民主化、个人化、个性化时代,还有创意化。这一点东西是未来的潮流。只要你符合这些东西,他就是未来的公民。因此,现在青年留学生,现在大部分人出去学商科,第二是计算机,固然可以,固然这是现在社会需要的东西,但是当这个社会已经蓬勃发展的时候,坦率讲当你学成归国的时候,你的含金量会大打折扣。

为什么?因为太多人,就像都能够被哈佛录取,固然中华民族是一个值得荣耀的事,90%都是中国人。但是回来都是哈佛人,我们干什么?可能就没人做包子,没有人做包子,一半哈佛的人就饿死,创造力就锐减。但是如果你学了包子,世界上各国的包子,能够做到230种,满足各个国家的风味,不仅你能喂饱哈佛,耶鲁也没问题,新东方也没问题,俞敏洪就聘请你,可能挣的工资比哈佛的人更多,因为所有的人都要买你的包子,所以功夫熊猫以包子作为文化象征不是没有道理的。

现在有一个社会现象,年龄小的人出去没有什么学习动力,倒不是和家境有关,因为他没有兴趣、没有激情,没有激情的东西,把你送到哈佛,你只能是背水一战,在那儿不得不去上课。即便送到哥伦比亚,也只能在课堂上睡觉。因为你不感兴趣。当你有个性化的时候,比如现在年轻人喜欢音乐,为什么不能把他送到音乐学院,哪怕就学一个rap,四年回来,回到中国,就成为第一个真正精通英文rap的歌手,而不是简单模仿,那你的原创可能带来更大的价值。 

很多中国人问王老师,如果学商科、计算机,回来我没有太大竞争力,学什么。我说学什么我不知道。托马斯有一本小说叫《浮士德博士》,其中有一个钢琴女教师辅导学生的时候,学生突然问老师,世界上有一个爱的情感,有没有一个情感超过爱。这个老师说了一句话,哪个情感呢?兴趣,兴趣超过爱。当时我觉得这个怎么不哲学化了?爱是很讲哲学的一个概念,现在我知道一切来自于兴趣,包括婚姻,两个人死去活来当时爱是为什么?有兴趣。为什么最后要死要活要离?没兴趣了。他不是爱消失了,兴趣没了,力气也没了。你得有存款,有兴趣,他给你钱,这就是力气。人生也是一样的道理。所以,留学如果我们能够从这方面设计就好了。

哈佛大学有一个未来学家,叫做托夫勒。他当年在他的书中宏观展示了人类的发展阶段,用一个非常简洁的英文字母是M,他说人类文明第一个阶段是强权阶段,比如圈地运动,西方的十字军东征,征服其它文化,靠的是强权,美国西部篇展现我那么霸道,把你打死我就获得了资源、获得了成功,这是人类第一阶段,非常不文明。后来人类进步了,到资本主义发展阶段,第二个阶段是金融资本。谁有钱就能使鬼推磨,那时金钱就是成就你梦想的最重要的东西,没有钱就别谈,大部分人就绝望了。

为什么我回国,当时我读到第三个M就回国,70年代电子化阶段,就是互联网高科技时代,当然他没想得那么清楚,他说第三个阶段必将来临,就是才智阶段。我一看前面两个阶段就绝望了,当时在学校不健身,没有强权,第二个阶段没有钱,后来一看第三个阶段必将来临,我说这个我不差,我差钱,差其它的,不差计算机知识。我一想学了计算机之后,加上我在美国待了那么多年,英文基本没问题,这个在中国启动的时候,这两个技能都是需要的,我应该是有竞争力的,就回来了。

所以,现在很多同学们问我,你们的计算机知识都被俞敏洪、李开复、李彦宏都占完了,我干什么?我说你越有个性化,越能够有吃饭的概率。同时未来发展有一个大的前景,应该是能够赚钱的。第四个M阶段就是大家都疯狂了,有钱的人也崩溃了,没钱的人也崩溃了,精神极大压抑,极大需要出路,那高档位心理咨询人生设计必将诞生,那时你如果学一个东西回来,在Google楼下,说不定李开复变成你第一个客户,你通过英文达到了人生成功的那个阶段。当然这是玩笑,但至少说留学给了我最后一个东西,敢于在自己脚踏实地的奋斗中建立自信,通过自信把自己获得的经历变成行动,最后你能品尝的就是成就。

谢谢各位。祝你们的留学梦想现在开始,也祝你们的留学梦想成功。


相关阅读:

 

    王强:幽默的博物志

    王强:藏书票

    王强:来新东方是正义的选择

    王强:一千零一夜不连贯的思索

    王强:智慧有时只是一句话 

    王强:烈焰中的哭声

 王强和他的书

 过失也能影响人类的历史的进程

 王强:游刃于生存与理想之间

 掌握六大技能即可搞定英语

 天分是持续不断的忍耐

 不朽的新东方之路

 与王强对话:纽约VS北京幸福生活双城记

 王强:从鬼话到人话——英汉转换时应注意的几个问题

 王强:从鬼话到人话——如何用英文进行描述

 王强:从鬼话到人话——如何用英文定义事物

 王强:从鬼话到人话——中国人究竟应该怎样学英语


相关链接:

 

  新东方课堂新东方播客俞敏洪文档王 强文选徐小平专栏

  众名师印象游学新东方东方大事记聚焦新东方新东方文化

  评论这张
 
阅读(9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