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东方官方BLOG

追求卓越,挑战极限,从绝望中寻找希望,人生终将辉煌!

 
 
 

日志

 
 

俞敏洪:北大精神与企业家使命  

2011-07-18 11:07:13|  分类: 【俞敏洪文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新东方 作者:俞敏洪]

        北大精神与企业家使命
        ——俞敏洪在北京大学企业家俱乐部成立大会上的演讲

        6月25日,北京大学企业家论坛暨北京大学企业家俱乐部成立仪式在北京大学隆重举行。北京大学企业家俱乐部的宗旨是“汇聚北大力量,发出北大声音,弘扬北大精神,共建富而有道的企业家平台,致力于担当企业社会责任和发扬企业家的公共精神,推动中国社会经济的和谐与发展。”成立仪式上,北京大学企业家俱乐部理事长、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俞敏洪发表演讲。

尊敬的周校长、刘校长,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们:

    大家上午好!

    刚才黄怒波讲了十分钟,给我的压力很大。本来是每人分享二十五分钟左右,结果他讲了十分钟,我就不敢讲太长了。

    非常开心今天站在这里,来和大家分享北京大学企业家俱乐部成立的喜悦。我觉得它的成立很有意义,首先讲讲它的缘起。北大校长有一个传统,在许志宏校长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周校长把它发挥得淋漓尽致。每到过年的时候,校长会极其隆重地邀请一些北大出身的企业家到北大聚会,请这些企业家吃饭。企业家号称是全中国最忙的人,我常常发现很多企业家连回家的时间都没有。当然他们的忙,通常也是在吃饭。和谁吃饭呢?我们通常不会知道。校长请吃饭,一般大家都会很努力挤出时间参加。今年吃饭,来的人比较的多,刚才上来的这些俱乐部发起理事,大部分都参加了今年的吃饭。怒波师兄刚好开了一个酒庄,他把还没有酿制成熟的红酒,拿过来让大家喝,结果一喝,大家就晕了。

    吃饭的时候校长就说,这么多企业家在一起,每年聚一次不太够,你们能不能有一个组织,让咱们北大的企业家不光能够相聚,而且能够发挥点儿作用。当时我估计周校长心中想的是让我们多捐点儿款,这个也是请我们吃饭的目的。当然我们也知道,我们的不少校友像黄怒波师兄都已经在捐款,但都是个人行为。北大精神中有一种自由精神,说的实在一点儿,是一种散漫精神。大家聚起来的时候,海阔天空地聊,但是最后凝成一个团队推动一件事情的不多,尤其企业家更是这样。所以大家觉得北大出身的企业家,如果想要做更多更好的事情,也许成立一个组织是不错的事情,一个人做不到的事情,一批人就可能做到。北大的企业家不仅应该创造财富,更应该让财富变成思想。于是大家就说我们来做吧,这就是北京大学企业家俱乐部的缘起。

    吃饭的时候是在二月份,到六月份就成立了,办事效率还是挺高的。这里面有很多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们热情参与,像怒波、陶然、文权、杨岩,李莹等。中间怒波还抽空去登了趟珠穆朗玛峰,大家也各自干了很多事情,但北京大学企业家俱乐部终于成立了。这个组织今天正式开始了,后面到底可以走多远,到底能做出什么事情来,我们还要拭目以待,还要我们付出努力。但是我始终相信,北大人一旦愿意为某件事情付出努力,总会有一个结果的。不管是好的结果还是坏的结果,总会有一个结果的。

    北大从来没教人如何做生意。我们从进北大开始,我是1980年进北大的,怒波比我早,还有很多的师弟、师妹们,都是1980年以后,甚至有的是在九十年代才进入北大的。北大到今天为止,除了光华管理学院,在教学生MBA的一些课程以外,坐在这里的理事,已经成为亿万富翁的这些人,好像没有一个人在本科上过一门如何做生意的课的。刚才怒波说,北大终于开始要教人怎么做生意了,但我觉得好像北大就不是一个教人做生意的地方。进入北大,感觉到的是一种气质,是一种精神。那种气质和精神,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们一辈子。所以在北大,我们通常离现实很远。比如怒波师兄就是这样的,他在北大就写诗,一直写到今天,出了好几本诗集,读了以后,也挺有诗人的感觉的。当然我不知道他的诗集是自己出钱出版的,还是出版社帮他出版的(笑)。我也写诗,我在北大写过,当时海子也在北大写诗。海子写的一首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大家都能够背出来。我想举这个例子来说明,我们这些从北大出来做生意的人,原来都是离现实很远的人。因为写诗的人一般来说都是离现实远一点儿的人。写诗这件事,陶然、文权等人好像也都干过,李莹当时是北大艺术团的美女,也就是说我们并没有学过做生意。那北大为什么后来出了那么多的企业家,或者是周校长说的,我们北大的亿万富翁好像在全国的大学中间排名是在第一。北大人为什么能做生意?我的观点是超越生意才能做成生意。我认为任何人想要做大事,必须要超越于现实,再回到现实中。北大教会我们的是一种精神,这种精神是超越于现实,又指导现实的精神。

    北大的学生问我,我怎么样可以创业成功?北大的校友基本上都是从零做起,黄怒波是,我是,李彦宏也是。我们在座的各位几乎都是从零开始的,很少有继承父业的。北大的学生,创业的也比较多,总会问我一个问题,怎样可以创业成功?我的回答通常是什么呢?我说你就在北大经常散散步,多加入一些和现实不相关的社团,再读一些和现实不相关的书,比如说多读《红楼梦》,罗素的《西方哲学史》、朱光潜的《西方美学史》,而不是去读《穷爸爸,富爸爸》,因为那些东西和北大的精神是完全背道而驰的东西。所以,我从来不鼓励学生去读和现实太相关的那些,什么《教你成功的72招》、《女人适应男人的42个妙诀》这样的东西,我从来不让学生读。我说北大人培养的是一种气质,有了这种气质以后,女生自然能找到男生,男生也很自然找到女生。所以,北大的这种精神气质,如果用一些我们所知道的熟知的话来讲,就是独立之人格、自由之精神,不算北大校训但胜似北大校训。现在北大的校训说的比较现代,我估计是为了迎合现在社会的需求,比如说我们北大的光荣传统是爱国、进步、民主、科学。我们北大的优良传统其实是我们写在墙上的校训,叫勤奋、严谨,求实、创新。坦率地说,我认为这十六个字加起来,都没有真正地反映出北大的精神气质。

    我们没法用一句话来表述北大的精神气质。说独立之人格、自由之精神,说兼容并包、宽容博大,这些都是北大的精神气质的一部分。我在北大,算是一个成绩不太好的人,但是受北大学风影响,读了一些书。当时我在北大的时候,还见到了朱光潜先生,听过他一两次课,后来朱先生就坐在轮椅上了,刚好我们班轮流照顾朱光潜先生,每天推着他的轮椅在校园散步。季羡林先生的课,我也好像听过。尽管听的什么现在已经忘记了,但事后你会发现,你和大师的思想接近了一步。他们的思想,有的时候是读书读来的,如果你听过他们的课,又读了他们的书,就有了一种亲切感,更愿意把他们的书读下去。在这样的熏陶中,一种高尚和高贵的人格被培养出来了,这种人格,成了北大人做事情的一种坐标,使自己的生命不至于太偏离航向。

    北大的毕业生,做政府官员的很多,但是贪官相对要少,我不是说没有,而是相对较少。北大的企业家也做了很多事,但是出事的也比较少。不是说这些政治家、企业家本身水平高,而是因为他们在北大洗礼过,北大给了人一种感觉,任何人做事情的时候,只要你敢说是北大人,你就被要求坚守一个底线:不要玷污北大人。大多数北大人不会越过这个底线去做事情。什么是底线?我读过一本书《怪诞行为学》,里面写了这么一个实验,让两批学生随机分开,进行一场考试。这两批学生,都有充分条件让他们随时作弊。第一批学生,直接送进去考,结果这批学生出来的时候,几乎没有一个不作弊的,因为他们发现有作弊条件,没有作弊限制。另外一批学生,让他们进去以前,念了十遍《摩西十诫》,念完后就进去考试了。作弊条件和第一批相同,但结果发现第二批学生几乎没有一个作弊的。北大的学习和生活,在北大获得的人品和人格的提升,就像我们身上的“摩西十诫”,是北大给我们的紧箍咒,让我们潜移默化用北大的标准做事情。也许你做事情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北大对你的影响。但是不管你有没有意识到,这种影响和标准就在那里。

    北大的这种精神气质,就是一个大学培养人的标准,大学对于人的培养,是培养人的精神层面,这是第一要素。这种精神变成一个人的内在生命准则,这样人就会一辈子走在正道上。当然我说这个话的意思,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要培养现实层面的知识,北大精神层面的东西是有传统的。北大的现实层面的东西是在不断加强的。现实层面的东西如果有了精神来做引导,就可以两者完美结合。比如你很难把一个诗人和一个伟大的企业家连在一起。但是,怒波师兄就把两者完美地结合到了一起。通常诗人是和绝望、自杀连在一起的,所以每次他去爬珠峰,我都怀疑他带有自杀倾向。当然,事实证明他的内心和身体都同样坚强。如果说北大注重精神层面,那北大精神下面能不能出企业家?企业家应该是最现实也最面对现实的一批人。首先北大是能出企业家的,北大并不只出空想家、理论家和科学家。有一次我参加北大校友会,发现有一大半是白发苍苍的老校友,一打听都是中国著名的教授、科学家、思想家。这一场面给我一个感觉,就是北大是一个神圣的学术殿堂。但是我当时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北大未来要想有真正的发展,校友会中有一半必须是企业家才行。为什么?因为北大从来不缺思想家和学者。你不用去宣传说北大有思想家和学者,因为北大就应该是一个产生思想家和学者的地方。但是企业家的产生,对于北大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因为企业家能够为思想家和学者输送必要的营养,让他们能够安心于思想和学术,这个营养就是思想和研究所需要的资金。

    思想家和学者是耻于谈钱的,但背后他们想钱想疯了,因为一个为衣食担忧的人是不会有时间进行思考和研究的。解决了衣食问题,就需要研究经费,没有研究经费,让大家空想,也是想不出真正的成果来的。我希望中国的思想家和学者,我们北大的思想家和学者,能够在经济完全自由的状态下去做研究,不用为钱或者自己的房子去担心。现在的北大还没有做到。我们总不能让思想家和学者自己出去赚钱谋生吧。北大现在有很多人到外面去走穴,为了钱奔波,当然有的人是为了过分的钱奔波,这是不对的,这样的人我们坚决不支持。但现在的现实世界,在一个以经济为主导的时代,大家奔着钱去也是正常的。因为根据人类文明的发展状态,任何一个文明的繁荣一定要经过一个大家为了钱而奔忙的时代。在经济繁荣以后,一般都会出现思想繁荣和重大的发明创造,研究上的重大突破。一个国家,经济繁荣后有两件事情要做:第一是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的改革,是社会结构的改造和政治结构的改造以适应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所以我不担心我们的政府不做调整,因为不调整对任何的利益集团都没好处。改革对大家都有好处,所以没有理由不改;第二件事情就是文化和思想的发展。大家想一想,李白、杜甫这样的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唐朝中后期。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这样的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古希腊中后期。一个时代的前期出政治家和军事家,中后期开始出现思想和科学的巨人,中国这次改革开放以后的发展还在早期阶段,真正伟大的思想家和学者还没有出现。即使是企业家,真正伟大的企业家也还没有出现,还在成长中。往后看,我们有信心期待中国会有诺贝尔奖获得者,不光是科学的,而且在文学和经济领域也会有。这些人从哪里出来?北大应该是这些人的摇篮之一。

    如果北大要出这样的人物,怎么出?那就是让思想家和科学家去做思想和科学的东西,让我们这些企业家去帮助做推动思想和科学的事情。那企业家做什么呢?就是通过把企业做大做好,积累更多的财富,然后把这些财富的一部分拿出来支持北大的思想和学术。这次我们成立北京大学企业家俱乐部,重要的目的之一就是这个,通过这样的一个组织,互相帮助、互相合作,把事情做大,然后大家一起来支持北大的建设。所以我们有一个约定,大家出钱成立一个基金。这个基金有两个目的:一是为了支持更多的北大学弟学妹们创业,二是通过基金的运作,获得更多的财富和资源,然后把盈利部分的20%拿出来,捐给北大,用这些钱来支持北大的思想家和学者。这样,我们企业家就完成了一个使命,这个使命就是把财富和思想、精神结合起来的使命。很多从北大毕业的企业家,做成事情后也在向社会和学校捐款,但仅仅捐款是远远不够的。北大人必须有更高的目标去实现,北大既然是民主和科学的领路人,又是爱国和进步的领路人,那北大为什么不能是企业家精神和企业家理想的领路人呢?北大的企业家为什么不能变成北大或者是中国学术科学推动的资助者和推动力呢?所以我们北大企业家俱乐部成立以后,我觉得我们未来要做的事情之一,就是找一些有着巨大发展潜力的、值得我们资助的思想和科学的人士。我觉得这个要有长远的眼光,不能去资助那些整天净想着评职称的教授,而是资助那些真正做研究、真正对自己领域的东西痴迷的教授和学者,支持他们,给他们足够的时间,让他们最后有真正的研究成果。这是北大企业家应该拥有的精神和目标。

    我的讲话就到这为止。谢谢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57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