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东方官方BLOG

追求卓越,挑战极限,从绝望中寻找希望,人生终将辉煌!

 
 
 

日志

 
 

俞敏洪:那一树的火红等待我凝视  

2012-11-21 10:17:18|  分类: 【俞敏洪文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新东方  作者:俞敏洪]

        十年前,我家搬到现在住的这所房子的时候,我注意到院子外面的马路边上有一棵特别的树。这棵树与马路边上种的其他树不同。其他树都是有着几十年树龄的樱花树,虽然大部分看起来老态龙钟,但每到5月的时候,依然会趁着盎然春意“爆发”出一树树粉红色的花朵,把整条马路打扮得分外妖娆。但每年这个时候,置身于一片花海之中的这棵树却悄无声息,显得格外与众不同。它不紧不慢地长出嫩叶,叶子渐渐地变圆、变绿。这样的绿叶在姹紫嫣红的春天并无特殊之处,很快就淹没在满街耀眼的粉红色中,被人彻底忘掉了。

  到了秋天,这棵树的变化开始渐渐丰富起来。先是绿色的叶子变成了淡黄色,淡黄色还没有维持多久,又慢慢转成了红色,先是深浅不一的红色,随着秋意渐浓,最后变成像一棵巨大的火炬一样燃烧的红色。树叶颜色的变化与光照有关。向着太阳的一面先慢慢改变颜色,此时的树会一半变成红色,一半还保持着绿色,但绿色终究难敌秋天的气息和太阳不断的照射,最终也转成红色,最后变成一树火红。这一树火红至少会持续一个月的时间。这期间,周围樱花树的叶子都渐渐凋零,于是这一树火红的颜色就鹤立鸡群,成了秋天里这一带最引人注目的景致。

  这十年的时间,我们一直安居在这所房子里。时光静静地流过,这棵树也渐渐地长大,先是小碗口粗,然后是大碗口粗,现在是像小脸盆口一样粗了,而且从以前的几米高长成了现在的十几米高。只有一点没有改变:每到秋天,这棵树就会准时改变颜色,越变越浓烈,直到变成一树火红。不知不觉间,我开始对这棵树怀有某种特殊的感情,像是期待,又像是爱恋,还有点像等待与老朋友的重逢。在它刚身披绿叶的时候,我就盼望着它的叶子变红,甚至有的时候希望秋天早点到来,因为在秋天以外的其他时间里,它是那么普通,而秋天才是它真正展示自己生命的季节,它存在的所有意义甚至就是为了秋天的一树火红。也许树不这么认为,但至少在和我生命相连的日子里,它在我眼中就是这样的。

  也许人的生命也是如此。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一生中的大部分日子都很平凡,不引人注目,也没有必要引人注目——如果每天都过得引人注目,就注定没办法顺利成长了。但生命的存在的确需要有灿烂的瞬间,也许隔一段时间一次,也许一辈子一次。这也许就是生命存在的意义:有那么一次或几次,让生命绽放出灿烂的光辉,让自己灿烂的同时,也让其他的生命感受到这灿烂,让其他的生命因为你的存在而感受到生命中的不同和感动。王阳明游南镇的时候,一位友人指着岩中花树问:“天下无心外之物,如此花树,在深山中自开自落,于我心亦何相关?”王阳明说:“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

  这一树红叶历经十年寒暑,就在我的心中,但我却始终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就像一个红衣美女每年在固定的时候从你面前经过,勾你心魂,你却从来不知道她姓甚名谁。我终于下定决心要查一下这树的名字。历经各种搜索,我终于查到这种树叫做“Cercidiphyllum japonicum”,查中文名却始终没有查到。我查到的资料说这其实是一种长在中国和日本的树,在中国已经是濒危树种,在日本还有很多。其实,我查树的名称真是多此一举。我不需要知道她的名字,也不需要知道她生长在什么地方。我只需要知道,每年秋天,她都会如约用一树的火红等待我的凝视。

  (本文选自《新东方英语》杂志2012年12月号) 

俞敏洪:那一树的火红等待我凝视 - 新东方 - 新东方官方BLOG

 

  评论这张
 
阅读(4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