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东方官方BLOG

追求卓越,挑战极限,从绝望中寻找希望,人生终将辉煌!

 
 
 

日志

 
 

记忆中可亲可爱的“老外”们  

2012-05-11 09:47:25|  分类: 【新东方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新东方  作者:解冠楠]

        北京到悉尼,8951公里的距离。两年半的留学生活,两年半的北漂生活,游走在其间的我,充实地享受着生命在东西方文化中的切换。东方文化含蓄、低调而内敛;西方文化开放、张扬而自由。承载着这些文化的个体人物,往往最能诠释出不同文化碰撞时所产生的璀璨火花。每当“帝都”北京在阴霾散去后呈现出难得一见的阳光时,我的思绪都会被这阳光牵引着飞到南半球那座颜色鲜明的天空之城。而令我魂牵梦绕的并不是异国那美得令人窒息的阳光海岸,而是那一张张平常却真诚的笑脸,那些被我们称为“老外”的朋友们。

        中文里对于“老外”二字的解释非常有趣:①中国人对外国人的俗称,没有贬义;②外行。我的一些外国朋友认为“老外”这个称呼多少会把他们脸谱化,意味着他们在面对东方文化时是外行。但在留学期间与“老外”的接触中,我发现,一些“老外”不仅懂得尊重东方人的文化背景,而且在东西方文化发生碰撞时还传递给我很多西方文化中的精髓,让我见识了西方文化的独特魅力。下面就随本文来认识一下我记忆中那些可亲可爱的“老外”吧。

Eddie:澳大利亚形象大使

        出国之前,我在学校的官方网站上申请了与房东合住(share apartment)的住宿方式。在我看来,与房东合住好处颇多:一方面住宿成本较低,另一方面也可以更好地体会当地文化。在这种情况下,我认识了Eddie,抵达澳大利亚后认识的第一个“老外”,也就是我的房东。与Eddie第一次见面是在机场,记得第一眼看到他时我真是又喜又惊。喜的是Eddie在我没有要求的情况下,主动驱车来机场接我,让我刚踏入异域的土地就感受到了“老外”的热情;惊的是Eddie的外形:生于土耳其而在澳大利亚长大的他有着健硕的身材、黝黑的皮肤以及卷曲的长发,活脱一个游戏中恐怖分子的造型。不过,Eddie热情的问候和得体的举止让我的恐惧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也让我对这个有着异域风情的澳大利亚人产生了莫名的信任。

        与Eddie同住一个屋檐下的生活非常有趣。Eddie从事的是建材采购工作,需要经常出差,作为房客的我便在他出差期间主动承担起了打理公寓的任务。Eddie对东方尤其是中国文化非常感兴趣,因此我便在空闲时帮助他学习和了解他眼中“神秘”的东方文化,而他也通过很多方式让我快速地融入到澳大利亚当地的文化中。在我们“同居”的日子里,我们约定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文化体验日”:每周六早晨,我和他会轮流做一顿具有各自文化特色的brunch (早午餐),然后聊聊彼此这一周发生的新鲜事;早午餐后,他会驾车带我前往悉尼有意思的地方游玩;下午回来后,就到了我给他介绍东方文化礼仪和教他学中文的时间了,这一时间也被他戏称为“Miss Xie’s minutes”;晚饭后,我们有时参加澳大利亚当地人举办的party,有时会去看看话剧或歌剧演出。在与Eddie一起经历了若干次“文化体验”后,我迅速摆脱了留学生“三点一线”式的枯燥生活,亲身体验了澳大利亚的多元文化,而Eddie也理所当然地成了我心目中最合格的“澳大利亚形象大使”。

        在Eddie家租住了一年后,我因为换校区的关系不得不搬到别处。但我与Eddie一直保持着联系,有时我们还会相约小酌两杯,聊聊彼此的近况。偶尔,我们也还会继续我们的“文化体验日”。我始终记得Eddie说过的一句话:“Life is all about experience.”他带我体验了西方多样的生活方式,也教会了我要真诚对待生命中出现的每一个人。

Michael:悉尼大学的良师益友

        在悉尼大学求学期间,除了感叹其完备的教育体系和出色的硬件设施外,我还有一点印象深刻,那就是有着独特教学风格和性格魅力的老师们。在我印象中,留学中所遇到的每一位老师都很有个性,他们不同于很多正襟危坐的中国老师,而更像是亲切、随和的朋友。他们独特的个人魅力不仅来源于其渊博的知识,更来自于他们对教学的热爱和对学生真诚的关心。在这些老师中,我印象最深也最为敬重的是教授国际商业法的Michael老师。

        第一次上Michael的课之前,我就对这位著名的法学院教授有所耳闻。他是来自美国加州大学的客座教授,拥有剑桥硕士和牛津博士的显赫教育背景,以其丰富的阅历和国际法庭实战经验而知名。在我想象中,Michael应该是一位有着爱因斯坦一样学者风范的人物。可当我第一次看到Michael时,映入我眼帘的却是一个长得酷似肯德基爷爷的老头儿,亲切而慈祥。新课伊始,Michael的开场白可谓“艳惊四座”:“Dear all, as you know, the laws are required to be rigorous (严肃的), while the lawyers could choose to be romantic. In my class, there’s no restriction of either your mind or behavior, powerful, aggressive or serious, whatsoever; your perception is all I need, as the laws are meant to serve the assertive (有主见的)person.”在我所有的课程中,Michael的课永远都是最热闹的。他有着极其夸张的肢体语言和洪亮悦耳的嗓音,讲到经典的案例时,他甚至会禁不住站到桌子上,如同当着万人演讲一样气势昂扬地向我们表述他的观点。

        然而,虽身为名师,Michael在私底下却非常平易近人。他锐利的眼神经常能透析出学生在学习甚至是生活中所遇到的问题,并尽他所能地帮助这些学生。记得当时我们班有一位来自朝鲜的学生Kim,他十分内向,不仅对于课堂讨论十分胆怯,在课下和同学交往时也处处表现得谨小慎微。Michael发现Kim的这一问题后,不仅经常在课堂上鼓励他参与讨论,还主动帮他联系了一些课外社团,甚至帮他留意一些做短期海外交换生以及实习的机会,以锻炼他的沟通和交流能力。到第二个学期时,内向、怯懦的Kim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外向而活泼的小伙儿。后来,Kim还在Michael的推荐下成功地申请到了去德国交流一年的机会。Kim曾在去德国之前的party上这样评价Michael:“He is a true friend rather than a strict teacher.”现在,每当回忆起Michael老师时,我都会想到一句话:“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出现一位骨灰级的老师。”这句话用来形容他,我想再合适不过了。

Sally:阁楼姐妹

        在东方文化中,我们通常把“顺其自然”“知足常乐”挂在嘴边,认为任何事情尽管let it be就可以了。但到了澳大利亚,我却发现很多外国朋友把另外一种观念奉为人生指南,那便是“Attitude accounts for everything”。他们会非常勇敢地追求自己的理想,充实地体验多彩的人生,不为世俗所累。这样的生活态度对于大多数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的中国人来说,是非常具有启发性的。Sally就是一位抱着这样的生活态度的英国女孩,与她的结识让我对人生有了很多新的思考。

        在悉尼大学的第二学期,我在选修课上结识了英国女孩Sally,她当时就读于悉尼大学的人文学院,攻读媒体硕士学位。她是一个惹人注目的女生,这不光是因为她极具朋克风格的另类打扮,还因为她在课堂上屡屡打破陈规的经典发言。然而,就在她渐渐成为学院风云人物的时候,她却神秘地休学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直到第三个学期我搬进了学校的公寓后,才又再次见到了她。当时,她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后背,用那熟悉的苏格兰口音和我打招呼:“Hey girl, I’m back, and I’m your new roommate.”就这样,我们的关系更近了一步,从曾经的同学变成了室友,同住在学校的阁楼公寓里。

        在我们的“同居”生活中,Sally曾经“失踪”的谜团终于被解开了。原来,她在第二学期时参与了澳大利亚的一个慈善团体活动,去非洲给当地的孩子们义务做起了英文教师。在支教的过程中,她的理想也发生了变化:由最初的成为一名优秀的媒体工作者转变为在NGO(非政府组织)中做一名服务于发展中国家人们的普通工作者。Sally从不吝啬和我分享她生命中的点点滴滴,经常和我讲述她这些年来陆续环游二十多个国家的非凡经历。她曾经和我说过,她爱摇滚,但她更爱非洲孩子们的笑脸;她爱媒体人的光环,但她更爱在帮助他人后所体会到的那种充实与满足感。我曾经笑称她是西方的雷锋,她会瞪着她那双美丽的蓝绿色双眸,在听我讲述完雷锋的故事后爽朗地大笑,并竖起大拇指。在我看来,Sally代表了西方人自我、独立的性格。她经常鼓励和告诫我说:“Life is too short. You should do something you really like to do and make efforts to achieve what you want indeed and never waste your time.”在与Sally相知的那段美好时光中,将我们系在一起的就是这样一条执着的人生信念:努力追求自己真正的理想,这是对自己人生最大的尊重和珍视。

        如同赵薇那首描写闺蜜情深的歌曲《我和上官燕》中的情节,在一个温暖的午后,Sally留下了一个字条,再次不辞而别了。我知道她一定是又踏上了人生一段新的旅程,去勇敢地追求她的理想了。Sally是我所有的“老外”朋友中最有个性的一位:只要一个背包、一个理想,她就可以走遍这个世界。在和Sally姐妹情深的相处经历中,我也收获了一颗想做就做的勇敢的心。

        回国执教以来,记忆中的那些“老外”朋友们似乎离我的生活越来越远了,但每每回忆起留学生活中与他们共同经历的点点滴滴时,我又瞬间觉得他们的脸在我面前鲜活起来。两地相隔,我和他们注定不会成为理想中朝夕相处的密友,但是他们教给我的那些道理和信念却早已转化为推动我前进的动力,始终与我相随。

        (本文摘自《新东方英语》2012年4月刊)

记忆中可亲可爱的“老外”们 - 新东方 - 新东方官方BLOG

 

  评论这张
 
阅读(4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