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东方官方BLOG

追求卓越,挑战极限,从绝望中寻找希望,人生终将辉煌!

 
 
 

日志

 
 

学英语的那段青春岁月  

2014-06-17 16:03: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新东方 作者:王江涛]  

很荣幸收到《新东方英语》杂志社约稿,诚惶诚恐,谨将自己年少时学习英语的孤陋所得聊记于下,贻笑于大方之家。 

英语启蒙: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由于我出生并成长于农村小镇,父母均不识英文,自幼缺乏学习英文的土壤。邻居小伙伴的父亲为英语教师,那个小伙伴在幼儿园之前即可熟背英文字母歌,我当时颇为羡慕,惊为天人。当时小学并未开设英语课,我在中学之前连英文字母都认不全,很是惭愧。1984年我进入镇上的一所普通中学,才开始接触英语。启蒙老师是我当时的班主任张文彦先生。先生毕业于一所中专的中文专业,并未学过英文。分配到镇上时,镇上不缺中文教师,缺英文教师。先生遂开始一边自学英文,一边教授学生。印象中先生教学比较活泼,所以大家并不讨厌英文课。当时流行一部台湾电影《搭错车》,其中由苏芮演唱的主题歌《酒干倘卖无》红遍大江南北。一次课上,忘记何故先生竟然唱起此歌,引得全班瞠目,至今栩栩如生,如在眼前。自此以后,大气飞扬、高亢入云的苏芮一直成为我最爱的女歌手,无人能出其右。 

初二结束的暑假,南开大学中文系硕士毕业的二哥带我去看了一部美国电影《罗马假日》,电影里那世外桃源般的纯真爱情故事让我艳羡不已。于是,这部电影成为我终生最爱的电影,影片里英俊潇洒的格列高里?派克与天使下凡的奥黛丽?赫本成为一生最爱的男女演员,无人可以取代。这部电影也开启了我最大的一个业余爱好:看英语电影,并使我间接对英语开始有了一些好感。我始终坚信:一切方法皆是可有可无的天际浮云,发自肺腑的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英语学习也不例外。 

1987年初中毕业,由于我成绩较好,考入当年全市排名第一的重点中学河北省邯郸市第一中学,1990年我参加高考时该校排名全省第二。进入全市重点,我才见识到人外有人!高一时我在全校成绩最差的四班,高一结业时我在全班60人中排名第26位,数学仅55分,物理才57分,感觉自己前途渺茫。当时我正处于青春叛逆期,逆反心理异常严重,沉迷唐诗宋词中无法自拔,厌学情绪高涨。高二的12月,有一晚实在忍无可忍,我找到父亲,明确要求退学。“退学之后做什么?”“读唐诗!”“唐诗不能当饭吃啊!”之后父亲说了一段至今刻骨铭心的话:“孩子,咱们家一没有钱,二没有关系。如果考不上大学,你只能去当个工人!”面对冷冰冰的现实,我选择跑到外面的街上嚎啕大哭。至今记得那个198812月寒意彻骨的冬夜,一条深夜的小街,一盏昏黄的灯光,年少的我在无人的街头痛哭,没有人能帮我。 

第二天,我选择奋起直追!英语是我认为最简单的一门课,花的时间也最少。每天上课认真听讲,课下几乎从来不学英文,只是每天早自习七点半到八点时坚持晨读,背熟了高中三年全部六本英文教材。我坚持每天复习昨天背过的文章,每周一复习上周背过文章,期末复习半年背过的所有文章。英语考试也成为最轻松的游戏,完全按照语感做题,不需思考,正确率极高。总成绩也从全班第26名跃升至全年级前5名。 

高中时我最大的梦想是成为李白一样的诗人,“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洲”。高考前,班主任建议我报考中央财经大学国际金融专业,被我断然拒绝,我给出了一个年少轻狂的理由:“如果那样,20世纪的中国就没有诗人了!”当时我决意要报考自小梦寐以求的北京大学中文系古代文学专业,不过最终被我的偶像二哥劝止。二哥认为我高中已经读完《中国文学史》、《中国古代文学参考资料》等几乎全部中文系本科教材,重学无益。应该读英语系,博览英美文学原著,“双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读宇宙文章”。年轻气盛的我颇为心动,转而改考英语系。 

1990年高考题目很难,满分为640分,一本线为444分,重点线为461分。我一举估分515,估分为全校第一。本想报考北大英文专业,但全省只招四人,本校就有四人报考,风险颇大。一时冲动,我决定改报当年分数要求更高的北京外国语大学。分数下来,自己多估了30分,实际考了489分。英语得了89(满分为100)。当年河北省文科类及外语类总分状元也在我们学校,总分535分,但英语考了77分,最后该同学上了北京大学英语系。高中学习英语的经历使我至今坚信:背诵是提高英语实力和考试分数最好的方法。 

北外生涯:英语学习者的天堂 

北外的学习生涯是我人生中学习英语最重要的一个阶段。北外英语系1990级共120人,46位男生,74位女生,我才真正见识了“天外有天”。我的同学中有当时外交部翻译室主任的弟弟、莎士比亚作品的最牛中译者朱生豪先生的唯一嫡孙、北外教授子弟以及各地高考状元。印象最深的是,我的同学中有几十位杭州、南京、长春、武汉等外国语学校以及北京四中等全国名校的保送高才生,从小精研英语听说读写,进入大学时的英语水平就相当于英语系大二学生水平,令我们来自这些普通中学的学生望洋兴叹。 

当时的北外,大师云集,灿若星河。北外的三大英语泰斗——语言学泰斗许国璋、英国文学泰斗王佐良、美国文学泰斗周珏良如三足鼎立,遗憾的是三位泰斗当时已经不给本科生上课了。数十年来,《许国璋英语》风行全国,妇孺皆知。学校曾经组织全校学生在大礼堂聆听许先生的讲座,讲座内容我已经几乎全部淡忘,只记得先生登台之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提了一下裤子,感觉煞是亲民。我还曾在窗外偷窥过王佐良先生给研究生上课。我在校园中也常偶遇陈琳、张道真、薄冰等语言、语法界泰斗。当时的北外不愧为英语爱好者的天堂! 

给本科生授课的教师也是群星璀璨。文坛泰斗冰心先生的两位女儿吴冰与吴青两位先生教授美国社会课程,英文写作权威熊德倪先生教授写作课程,当时北外英语系主任、《新概念英语》中文合著者、美国双博士何其莘先生教授英国文学,美国文学名宿钱青先生教授美国文学,主持人杨澜女士的父亲杨鑫楠等先生教授英语精读。而当时的青年教师现在已经成为北外的资深教授,如侯毅凌老师、申雨平老师、李又文老师、王一虹老师。20年之后,对于这些老师我仍然记忆深刻。 

当时的北外名闻遐迩。1990年中央电视台举办了一次主持人大赛,1986级北外大四学生杨澜一举拿下一等奖,1988级北外大二学生、后来的凤凰卫视主持人许戈辉荣获三等奖,在全国引起一阵轰动。我入学时,杨澜已经毕业,校园中倒是常常可以见到许戈辉的身影。1992年,现在蜚声国内的湖南卫视当家主持何炅进入北外阿语系,住在我的楼下。每天傍晚吃饭的路上总是能听到校广播站主持人何炅独特的声音。上学期间,央视举办了一次全国小品大赛,何炅拿了大奖,闻名全国。 

听说读写:英语全攻略 

当时规定,英语系学生如果不能以60分通过专业四级考试,将无法拿到学士学位,而且只有大二一次考试机会。谁也不知道专四会有多难,所以我们的大学前两年都学得废寝忘食,异常刻苦。大学期间,我学习了听力、口语、精读、泛读、写作、口译、笔译、语音、语法、视听说、英美文学、英语国家概况、美国社会等众多英语课程,还学习了中国古代文学、现代文学、当代文学、西方经济学等各类选修课程。 

印象最深的是,大一上半学期开设了语音课,当时教授我们的是吴一安教授,宿舍一位同学的姨母、后来的全国考研英语命题组组长。由于自己在上大学前没有专门学习过语音,天赋也欠佳,我的语音不是很好。吴教授从全班20位同学中选出四位语音欠佳的同学下课单独辅导,我“荣”列其一。每天下课后我反复跟读模仿张冠林先生的《语音入门》,屡屡模仿却不能过关,自己心里颇为焦急。经过半年的训练,考试才得以合格。只是这段经历给我留下了语音阴影,此后我一直认为自己语音总是有问题。

 听力也是印象最深的课程之一。有一门听力课程每周两次课,每次课的时间为两小时,要求学生全文听写正常语速的BBCVOA新闻。由于没有经过专门训练,这门课对我是个极大的挑战。于是,我课下最常去的地方就是语音教室,那里有浩如烟海的英文磁带,我与大家争相借阅聆听,训练自己的听力水平。那时,一位叫做梁艳的年轻听力老师给我留下了最深的印象。梁老师教学风格异常活泼,大家都非常喜欢。很多时候当我们愁眉苦脸地进入听力教室时,梁老师会兴奋地告诉我们:“孩子们,今天咱们不听写新闻了,看美国电影!”这是我们最喜欢听到的消息。有一节课,梁老师让我们用英语介绍自己印象最深的人,班上两位女生谈论的是当时穷困潦倒、其貌不扬、一无所长、无比叛逆的王江涛,而我用英文介绍的是古往今来我最爱的朋友——庄子。虽然小时候,我的一只耳朵被小朋友顽皮地掏坏过,但由于对梁老师的喜爱,听力课程成了我大学期间成绩最好的一门课,5分制中,我常常可以获得55-的成绩。

 大学时,口语是我学得最差的一门课之一。当时学校规定,从大一到大四,每位学生每天必须和同班的一位异性练习一小时口语,全班所有男生和女生每天轮换,地点不限。现在想来,这倒是谈恋爱的好机会。可惜当时女生们似乎都瞧不上我们这些土得掉渣的男生,而男生也看不上那些趾高气扬的女生,恋爱的人并不是很多。多年之后,当我们重新聚首,却感觉男生人人英俊潇洒,女生个个性感漂亮,有一见如故的感觉。 

比较而言,英语精读是大家普遍不太喜欢的课程,每周五都要进行一次小测验,计入期末总成绩,每次测验前我都如临大敌。当时我上这门课时经常趴在桌上睡觉或默写唐诗宋词,现在回想起来很是后悔。如果当时知道自己以后会以英语教学为生,我应该会学得异常刻苦。当时北外每班只有20人,小班教学,班上有人睡觉,老师应该是一目了然。但现在想来惭愧的是,没有一位老师因为学生课上睡觉批评过任何一位学生。这一点我望尘莫及,如今在新东方教学十年有余的我,即使看到500人的班上有人睡觉或玩手机,仍然心中不爽。 

相反,英语泛读课是很多同学喜爱的课程。大学前两年我们不分专业,重在夯实英语基础,大三分为英美文学、翻译、国际文化交流、国际关系等几个专业方向。我自然选择了英美文学专业,每周泛读的书目就是英美文学名著,比如《罗密欧与朱丽叶》、《简爱》、《呼啸山庄》、《双城记》等。我们课下泛读,课上讨论,最后还有期末考试。由于老师多是女教师,泛读书目多为爱情文学,令我们这些“清高”的男生很是痛苦。 

大学四年转瞬即逝,毕业论文要求全英文,5000词以上,题目不限。我拟定的题目是自己当时的最爱——《道教对李白及其诗歌的影响》。系里的传统是论文题目贴在系办墙外,有兴趣辅导的老师将自己的名字写在题目旁边。不幸的是,我的题目在在墙上贴了一个月,也无人问津。最后,当时国内的英文写作泰斗丁往道教授将我纳入麾下。记得我们当时中小学英语教材全国通用,审订者即丁教授。丁教授主编的《英语写作手册》多年来一直是国内各大英文系的写作指定教材。当年丁教授包办了三篇无人问津的英语论文,主题分别涉及李白、杜牧和陶渊明。我辛苦创作了两个月,交给丁老师初稿,一周之后丁老师返回初稿,里面全是红笔批改的写作错误,至今仍然感动于丁老师的认真务实精神。 

如今,大学生涯已随风而逝,但那些梦魂萦绕的学英语的青春时光将铭记终生! 

作者简介

王江涛,北京新东方学校考研写作课程首席主讲教师,新东方集团功勋教师。著有《考研英语高分写作》、《大学英语四级考试一本通》等书籍,新浪微博为@新东方王江涛,微信号为jtwang2013

 (本文选自《新东方英语》杂志20146月号)

  评论这张
 
阅读(4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