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东方官方BLOG

追求卓越,挑战极限,从绝望中寻找希望,人生终将辉煌!

 
 
 

日志

 
 

俞敏洪:喀什之行  

2014-07-28 11:03:06|  分类: 【俞敏洪文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新东方 作者:俞敏洪]
    到喀什去,不是自己的安排和意愿。一个月前,黄怒波热忱邀请我参加喀什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他参与了论坛的组建,同时安排了中坤企业家分论坛。怒波是我北大的师兄,也是我佩服的人,登过三次珠峰,人平和谦虚,求他办什么事情从不拒绝。所以这次他希望我去捧场,自然不能拒绝。而且我还从来没有到过喀什,去看一看也增加自己的见识。

    可惜来去只有两天的时间。在北京前后都安排了其他事情,只能完成怒波交代的任务就赶快返回北京。从北京到喀什的飞机,需要在乌鲁木齐转机。我们坐26号早上7点的航班,经停乌鲁木齐,在机场休息了一个多小时,吃了碗牛肉面,重新上飞机,结果飞机推迟了一个多小时才起飞,到达喀什已经下午三点多了。

    今天回程本来坐5点半从喀什到乌鲁木齐的CZ6804航班,再转8点半飞北京的航班。到了喀什机场被告知航班推迟一个小时起飞,只好换成了9点10分的航班。飞机到乌鲁木齐已经8点半,还停在远机位,转机要从三号航站楼转到二号,这样一折腾40分钟根本不够。感谢老天同架飞机的自治区领导主动提出用他的汽车把我送到二号航站楼,这样总算没有耽误时间,赶上了下一个航班。现在我就在这个航班上,空姐说预计到达北京的时间是晚上12点50左右。连来带去,在路上就耗费了近20个小时。

    尽管只有短短两天,还是留下了一些珍贵的回忆。飞去的时候,一路天气晴好,我刚好坐在靠窗的位置,看尽了大地风景的变迁。飞出北京时大地一片绿色,一个多小时后就出现了断断续续的沙漠,和绿色的农田扭打在一起;越过贺兰山之后,基本上就一直以黄色为主,或为沙漠,或为土丘,或为戈壁滩。进入新疆后看到了绵延不绝的天山山脉,点缀着座座雪峰。由于蓝天下能见度很高,在接近乌鲁木齐时看到了高峻雄伟的博格达峰,那是天山东部的最高峰,山上的积雪和冰川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每次见到雪山,我的内心都会升起神圣而不可言传的感情,是一种对雪山的崇拜、敬畏和致礼,也是一种对于不可企及的高度的热爱和崇敬。飞机从乌鲁木齐再次起飞后,又经过了一大片雪山,显得更加高峻雄伟,山中冰川条条可见,我地理知识有限,不知道是哪座雪山。下飞机后查地图,才知道这依然是天山。天山绵延2500公里,分为东天山、北天山、中天山和南天山。飞机经过的应该是中部天山,山峰平均海拔5000米以上。南部天山已经进入吉尔吉斯坦和哈萨克斯坦境内,平均海拔6000米以上。可惜在飞机上看不到南部天山。下飞机的时候,内心充满了看到雪山的喜悦。老天让我一路如此清晰地看到天山,是对我这次行程的最大奖励了。

    除了一路看天山,第二大收获是去参观了香妃墓。怒波在喀什投资了十几个亿,整合了周边几乎全部的旅游资源,香妃墓也在他旅游公司的管理之下。香妃是乾隆皇帝的一个妃子(容妃),当年香妃的哥哥带着香妃去京城朝贡,被乾隆看上了,就一直留在了身边。香妃的称呼传说来自于她身上散发出的迷人香味,所以被称为香妃。香妃去世后,遗体被安排运回了喀什,安葬在家族的墓园里。家族曾经是喀什的贵族,叫阿巴克霍加家族。墓园的外表很有点小泰姬陵的味道,看得出来是同一种风格的延续。进入了墓园才知道里面安葬的是一整个家族几十个人。不知道是不是穆斯林的习惯,不把棺材入土,排列在很大的平台上面,男人的棺材大而居中,女人的棺材要小一些,香妃的棺材更小,只占据了边角上的一个不显眼的位置,用红绸布盖着,并没有像汉族的传统一样,当了皇帝的妃子就要放在中间供奉。

    从香妃墓出来又去看了喀什的古城。怒波在古城旁边做了一块很大的商业地产,未来是喀什最热闹的商业中心之一,为支援边疆做了贡献。当初古城民居被定成危房,已经准备把老百姓迁走拆除。最后怒波力排众议,说服政府把古城民居作为城市遗产保护了下来,现在已经是保护最好的伊斯兰古民居了。政府进行了修旧如旧的改造,成了一个旅游点,老百姓也在里面安居乐业。我很佩服怒波保护历史遗迹的热情和努力。我去参观过他在安徽桐城保护的古镇和北京门头沟保护的古村落,真是不遗余力。内心要是没有对这些东西的热爱,是做不出来的。

    没有到过喀什之前,由于以前报道过的恐怖活动,大家都觉得那是一个是非之地。也有朋友劝我不要去喀什,免得有意外。在达到喀什前,我也想着喀什一定到处都有武装的战士和警察,人们根本就不敢在马路上行走。到了喀什才发现,前面的假设都不存在,这是一个安宁的城市,人们安静地在马路上行走,或者骑着摩托车自行车来往,一点恐怖的痕迹都没有。喀什的居民90%以上都是维族同胞。我们三三两两出去散步,遇到维族人友好地打招呼,他们也都友好的回答。还有维族学生把我认出来,拉着我照相的。环球时报社总编辑胡锡进说:“昨晚我和同事两个人在喀什街头跑步,跑到了老城区,今天早上我自己独自一个人跑到老城区,这里很安全。”从城市气氛到人们的言行,我们都能够感到,这片土地就是中国实实在在的一部分,是融入祖国怀抱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晚上的时光是美好的。喀什和北京的时差3个小时。夏天本身就天黑得晚,加上时差,喀什的天空到11点的时候还有亮光,10点钟看到晚霞还挂在天空。各路朋友大部分初来乍到喀什,比较兴奋,在参加完政府安排的招待会后,怒波约大家在宾馆前的广场上喝啤酒吃烤串聊天。氛围一定是热闹的,大家有说有笑,各种话题。时不时还有人把我认出来拉着我照相。我喝到高兴处要了一瓶伊利特曲,几个人一分,瞬间就喝完了。回到房间已有醉意,没有洗漱便倒头睡去。

    第二天早上起来,被安排参加了喀什中亚南亚交易会的开幕式,又参加了上午的官方圆桌论坛。论坛轮到我发言,我提出了喀什想要长远发展,首先需要把喀什大学打造成世界一流大学的观点。任何地区的核心竞争力,一定是教育的竞争力,这对于一个国家是这样,对于一个地区也是这样。我对中国的担忧,最大的担忧不是今天中国的经济改革,而是中国的教育僵化和短视,没有办法培养出未来30-50年中国和世界竞争所需要的人才。下午参加了中坤的企业家分论坛。在分论坛上,我演讲的题目是:要成为一个优秀的企业家必须具备的五大特征。这五大特征是:勇气(胆略)、眼光(直觉判断)、气度(格局,容人用人)、好学(进步)、理想(坚持价值观)。我的观点是,一个人或多或少具备了这五种能力,就基本能够成为可以做出长久的有价值事业的企业家了,当然也可以成为其他领域的成功人士。

    演讲得很匆忙,因为要赶飞机。演讲完四点半,快速奔向机场,到了机场才发现,飞机晚点了一个小时。早知这样,就没有必要如此匆忙了。现在已经半夜12点10分,我坐在飞回北京的飞机上,乘务员正在广播通知,飞机半小时落地北京。看了一眼舷窗外,天空一片漆黑,大地上有星星点点的人间灯火,也许是照亮人前行的路灯,也许是小城家庭的不眠灯光。

    在来去喀什的路上,还读了两边书,一本是我北大的师兄沈群写的《美国也荒唐》;另一本是陈威如和余卓轩合著的《平台战略》。两本书都给了我一些启发和收获。读书,是我旅途中最快乐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3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